分类
传说中的日本蜡烛图技术

美国科技股FAANG五巨头

美国科技股FAANG五巨头

观察者网 -->

曹和平

大橘

大橘财经:这次蚂蚁集团选择在科创股和港股同时上市,是否和A股的注册制有关?

曹和平:2012年、2013年,阿里分别寻求过在上海和香港上市,但是当时的上市制度不许可,最后到美国纽交所上市的时候,上海和香港才改革各自对上市企业治理结构形式的限制。

大橘财经:中国科创板目前虽然刚刚诞生,在成熟度上不能与纳斯达克相比,但我们一开始就是对标纳斯达克,您认为,我们国内的科创板有没有比较优势?又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曹和平:科创板对上市的要求比A股的主板要低,比如A股要连续三年盈利,资本金要在5千万元以上,才能去上市。但是在科创板上,如果你有一个非常认可的盈利模式,一年盈利就可以上科创板。

这可以通过对比A股上市条件来看。在A股上,能上市的企业需要连续三年盈利,而且股本金还有一定的限制。显然,A股偏向成熟的和已经建立了市场地位的企业,对有良好成长模式,高速成长的婴幼年企业放的权重小。

相对而言,科创板更亲近创生企业,在融资节点上更向企业生命周期的婴幼时段贴近。这和教育资源在小学到中学的各个时段公平配置的原则有点相像。对国民经济体系成长来说,培育婴幼企业更利于国民经济体系在中长期上的升级换代。

大橘财经:美国科技公司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和Google)在过去十年带动了美股长牛,您认为像蚂蚁这样的科技公司回归,对AH股,甚至是对中国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

曹和平:亚马逊的业务特别像一个超级电商,蚂蚁金服相当于是一个基于电商业态,基于银行间线下市场形成的一个支付加结算形成的清结算平台。这是一个巨大的业态进步。原来在线下经济中,能运营支付和结算的牌照是银行的。

再用阿里蚂蚁为例,一方面阿里建立了自己的线上电商业态,另一方面,阿里在数字技术上有突破,线上经济铺垫了一个电子支付平台,运用早年发明的沙箱(sandbox)安全机制,诱导小额和微额支付使黑客对支付的线上攻击出现了成本收益倒挂。黑客攻击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攻下一个支付单元,在沙箱允许的秒内区间截获的高能流动性不足自己的团队喝一杯咖啡的钱。线上交易解决了自己独有的支付安全机制,这是一个know-how机制累积的了不起的技术进步,如果能够和我国的数字货币示范结合起来发展,将是一个十年以上的技术进步和国民经济颠覆过程。FAANG可能要落后于阿里了。

所以换句话说,蚂蚁金服的业态比亚马逊业态要高一个级别,这是第一。

第二,线上支付是远程的,具有广域的市场辐射能力。蚂蚁金服如果在港股和大陆的A股同时上市,两地的实体机构和两地的投资人可以同时获益,两个地方的消费者同时获益,这是一个双赢的或者四赢的过程。

大橘财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有一个草案,要完善破坏金融秩序犯罪规定,对资本市场重大违规非法金融等活动进行犯罪惩治。从金融安全方面,您能否谈一下蚂蚁在国内上市的必然性?蚂蚁是掌握了大量中国消费者的重要数据,到国外上市肯定是要依照国外的监管信息来披露数据的。

曹和平:这个问题我觉得特别好,真是有问题。权益的保护指的是单个人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但你可以想象,如果用这样的金融,你就会发现在支付过程中因为它的成本高,有些小额支付银行就不愿意做,因为银行的那种制度设计,进行小额支付的话,它的成本收益是倒挂的,这是其一。

其次是整体安全不安全。比如说蚂蚁金服假定有5亿到6亿个账户,占中国人口的可能40%到50%这么个数字,可以想象看,如果在海外上市,根据财务报表和信息披露,仅仅是这些要求每个月一报、每个季度一报,万一在海外网络申报过程中被人截获、被人根据月度数据去分析中国消费者的情况,再根据信息破解了密码,继而掌握消费者账户的具体数字情况,那么可能金融的信息和金融的国家安全信息,就等于是对另外一个国家公开。

大橘财经:像蚂蚁里面有很多产品,支付宝、余额宝这些产品的诞生其实还蛮坎坷的,它的发展史也可以说是中国科技金融企业的一个成长缩影,您怎么看蚂蚁的成长过程?

曹和平:蚂蚁金融支付的诞生有点因缘际会。在支付宝出现之前,比如说北京的菜市口百货商场,叫菜百,在百货商场4楼卖黄金首饰,全国各地的游客特别多,因为菜百黄金首饰店大、采购量大,而且那边价格比其他地方便宜,质量好有保障,加上全国各地来的人多,那边又离火车站近,所以它的销量大,批量采购很快。

大橘财经:您会怎么看中国当下的金融企业生态,会不会有第二个蚂蚁出现?

曹和平:我们国家的人民银行和那个时候的银行市场,针对类似于阿里这种样的支付业务,是比较亲商的。亲商但是又清廉,这在当时做的比较好。

于是过去几年,6个部门联合起来制定资管新政的时候,把类似于蚂蚁这样的,不是人民银行发,而是地方政府发的各种与资产管理相关的牌照(其实有很多是阿里生态之外的可以产生线上业务的新数字金融部分),只要做资产管理涉及的投资一出错,牌照就被吊销了。这是一个很大的业态动量抑制,从国民经济体系成长角度看,非常不应该。

当年得到的好处,也是他们超过西方,超过我们国家港台,超过很多发达国家的一个秘密。可现在一伤害到传统金融的主体支付收益的时候,又畏手畏脚,跟西方的行为是一样的,这就是个问题。

大橘财经:既然这条路很难走,对其他互联网金融机构而言,还可以有什么突破点呢?

曹和平:有一个点是可以做的,因为蚂蚁金服是在线下人民银行的政策支持下做的业务,包括商业银行的支付和货币,也就是银行间市场的一些业务。这有一个漏洞,就是阿里其实建立了一个企业外壳下的优先数字货币二级市场,只是线上的支付和交易,用的是线下银行市场和传统的支付方式,只不过把它电子化了而已。

所以在传统的技术条件下,你想再生成第二个蚂蚁金服比较困难。但是如果说有一些电商金融机构,比如说拼多多或者京东,能够在目前人民银行示范的数字货币示范点城市,依托电商生态形成的支付和结算建立数字货币二级市场的话,那就比蚂蚁金服高一个业态。

这上面能够出现多少个蚂蚁金服呢?能够出现七八个,所以科技金融带来的金融业态的发展,它的前景还是有的,但是科技创新的难度和环境要求更高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橘财经”,欢迎扫码关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iPhone賣不好,美國政府反壟斷,科技巨頭要跌了?不必費心選時機,買1檔ETF就好

為什麼這5檔尖牙股這麼受市場關注呢?因為根據統計資料顯示,今年以來市值增加最多的前5名,分別是Amazon(市值增加5,610 億美元)、Apple(市值增加 3,650億美元)、微軟(市值增加 3 , 3 5 0 億美元)、特斯拉(市值增加 2,030 億美元)、Google 母公司Alphabet(市值增加 1,120億美元),其中尖牙股就占了3檔,換句話說,這些市值成長前5名的公司,完全沒有受到新冠肺炎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某些程度上還受惠於新冠肺炎,因為它們都跟網路有關。

尊嘉美股课堂(3):美国科技股FAANG五巨头

五大都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这个概念最早是由著名对冲基金经理吉姆·克莱姆(Jim Cramer)在2013年提出的,他声称押注于他们就意味着押注于未来。FAANG是从最初的首字母缩略词FANG诞生的。当CNBC的吉姆·克莱姆创造这个词时,它并不包括苹果。截至2017年,Facebook(FB)、Amazon (AMZN)、Apple(AAPL)、网飞(NFLX)和Alphabet(GOOG)已正式成为市场上公开交易的五大技术巨头。

苹果(AAPL。o):1977年成立于加州,1980年12月12日在纳斯达克上市。该公司设计、制造和销售移动通信和媒体设备、个人电脑和便携式数字音乐播放器,并销售各种相关软件、服务、配件、网络解决方案和第三方数字内容和应用。产品和服务包括iPhone、iPad、Mac、iPod、Apple Watch、Apple TV、一系列消费类和专业类软件应用、iOS、macOS、watchOS和tvOS操作系统、iCloud、Apple Pay以及各种配件、服务和支持产品。

美国科技股FAANG五巨头

  • 英为财情Investing
  • 2020-12-17 22:30:37

根据英为财情的行情数据显示,纽交所FANG+指数(NYSE FANG+ Index)在过去五年上涨了近170%,超过了标准普尔500指数73%的涨幅。同时,以科技股为主的美国纳斯达克综合指数2020年迄今为止已经累计飙升了41.08%,涨幅居三大股指之首。而且,这一篮子的美国大型科技股总市值占到标普总市值的20%,它们也为标普500指数在2020年的上涨贡献了大部分的涨幅。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苹果的市盈率是30倍左右,高于今年早些时候的24倍,此外,Facebook的市盈率是27倍左右,而五年平均市盈率是25倍左右。华尔街已经开始怀疑这样的估值过高,9月份以来,上文提到的纽交所FANG+指数(NYSE FANG+ Index)已经下跌了3.8%,而同期标普500指数上涨了1.美国科技股FAANG五巨头 1%,价值股领涨。

花旗银行的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Tobias Levkovich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科技股的市盈率在2021年一定会下跌,而被压低的股价还将进一步影响标普500指数的价格。他不认为科技股可以在未来一年大幅上涨,而市值占到标普四分之一的大型科技股的走弱,也预示着标普500的涨幅将有限。

不停上升的利率也将会对科技股估值造成压力。10年期美国国债已经从9月份的0.63%上升至了0.89%,因为投资者开始担心通胀过高,而这也表明经济需求增强,在这场对于资金的争夺中,和经济高度相关的价值股将会更有优势

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认为,2021年价值型股票的收益会更为光明,他们指出,美国的个人储蓄率已经从大流行前的7%上升到了17%,消费者坐拥15万亿美元现金,当疫苗上市,经济重启时,这些资金会被大量释放,但是利好的确实非必需消费品行业,除非科技股继续创新,否则别指望他们在2021年继续令人兴奋。

此外,对于Facebook来说,2021年的挑战也主要来自监管,这家全球社交媒体巨头在今年夏天股价创下新高后,过去几个月一直停滞不前。同时,拜登竞选团队的副联络主管Bill Russo此前还警告称,“Facebook在选举期间创造的虚假信息问题,将会在未来摧毁我们的民主结构。”拜登本人此前也对《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表示了担忧,该法案赋予科技公司对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