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通过期权赚钱的最佳方式

卖期权的风险管理

卖期权的风险管理,有哪些原则和技巧可以参考?

一次成功卖出期权的交易,并不是持有期权直至其到期归零,尤其是在市场已经朝头寸有利方向变动了一段距离。为何要提前止盈,可从以下三个方面考虑:首先如果已经获得了潜在收益的90%,建议止盈,因为剩余的10%可能需要花费较长时间才能获得;其次,释放保证金,如果期权费仅剩一小部分,则占用保证金带来的收益在未来并不会有太高的增长,因此平仓释放保证金进行其他头寸的操作将是更好的选择;最后,了结获利交易,能减少监控花费的精力与时间,并且腾挪资本去寻找其他更好的交易机会。通过本公众号开户,可享受优惠的手续费打包价,便捷的额度提升通道,多样化的交易软件,每日盘前指导。更多资讯,欢迎关注公众号:白话股票期权(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如何聪明地裸卖期权?12个技巧教你成为一名“裸卖期权小能手”!

作为期权卖出方,有两种设置退出点的方式,一种是基于标的物价格,另一 种是基于期权价格。但由于影响期权价格变动的因素多且复杂,在许多情形下, 即使标的物价格变化不大时,期权价格也可能变动非常剧烈,因此最好基于标的物价格设置退出点,比如当标的物价格到达期权执行价格时将期权平仓。值得一提的是,基于期权价格设置退出点有一个好处,即能够使用止损指令(Stop Loss Order),这样做可以避免人为因素的干扰。

▋合理利用展期操作

举个例子,投资者卖出了价值 1000 元的看涨期权,一周后,由于标的物价格上涨,看涨期权价格变为2000元,达到了投资者设定的退出点,于是将其平仓,损失 1000 元,此时投资者卖出到期日更远,执行价格更高的一个相同标的物的看涨期权,权利金为2000 元, 如果该期权到期作废,则得到的 2000 元权利金中,1000 元用于弥补最初的损失, 另外 1000 元则是收益,理论上讲,只要投资者坚持该种方法,一定会得到最初的权利金 1000 元,因为达到这个目标只需要两个条件:

▋绝不要重仓

▋分散化裸期权投资

该点原则是针对投资者构造裸期权投资组合来讲的,此类交易的极大风险性使得风散化投资成为必然。裸期权卖方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利,因此最好的方式便是避免将所有的钱都押在一只期权上,应当保持至少 4 种不同标的物的期权空头头寸,并且他们的相关性越低越好。此外,在判断行情的基础上,投资组合中应当合理运用卖出看涨期权,卖出看跌期权以及卖出跨式期权三种策略,切不可盲目坚守同一种策略。

卖期权的风险管理

裸做空看涨期权策略:等于单边做空股票,风险无限

卖出看跌期权:不用直接买入正股,却能降低持股成本

另外一个有趣的例子是新东方,其股价变化蕴含的暴利机会确实令人咋舌。2012年7月17日,美国证监会公布调查新东方VIE结构变动的消息,其股价大跌34%;第二天,做空机构浑水研究(Muddy Water Research)乘机发布早已准备好的唱空报告,其股价进一步暴跌35%,两天市值缩水57%。

卖期权的风险管理



期权的交易思维与系统应该如何构建?

01

期权思维的培养

标的物价格、执行价格、波动率、到期时间、无风险利率是影响期权价格的五个因素, 其中执行价格、无风险利率可以认为是固定不变的,无需过多分析,而习惯了期货交易思维的投资者往往只注重标的物价格对期权的影响,忽略了波动率和时间的重要性。

总之, 意识到多维定价事实,是建立期权交易思维的基础。

在单纯期货市场,无论是长线、短线亦或是套利交易,其本质都是 以预测价差为核心的 而投资中最难判断的便是准确预测价格,这也是导致大多数投资者认为期货交易难的根本原因,获利概率低,心理压力大。

最重要的是, 相对于标的物行情的判断,波动率和时间价值更容易把握,这是因为理论和实践都证明,波动率具有均值回复特性,即无论波动率大小,均有很高概率向其均值回归的趋势。时间价值变化规律性更强,随着到期日的邻近,期权一定是贬值的,其时间衰减速率也逐渐加大。在到期日,时间价值贬值为0,这是确定性的。

首先, 期权的流动性不及期货,期权合约众多,对某一具体合约来说,其交易量远远低于相应期货,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短线交易的规模; 其次, 期权的交易成本较高,尤其是在流动性差的情况下,做市商往往会抬高买卖价差,进而减少短线交易的利润; 最后, 由期权定价理论可知,期货每变动一个单位价格,相应期权的变动一定是小于一个单位的,这在无形中加大了短线交易的难度。

什么才是正确的期权交易思路呢? 罗伯特•汤普金斯(Robert Tompkins)在其著作《解读期权》(《Options Explained》)中,对期权交易和期货短线交易的对比做了经典阐述。

期权交易与标的期货交易(或是现货市场)的主要区别是, 标的市场的交易更像是游击战,你快速地买入和卖出,在游击战中,你有时打败敌人,有时也被敌人打败。